返回 【番外】唐父  如意小郎君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【番外】唐父[1/3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https://m.biqugexx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();    吱!

    车轮与地面摩擦,发出刺耳的尖叫声,黑色的奥迪车冲过防护栏,在空中翻滚了几圈之后,重重的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妤,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鲜血从额头不断涌出,模糊了视线,全身的骨头犹如散架,唐鼎解开安全带,费力的向车外爬去。

    强烈的眩晕一阵阵的袭来,他残留的最后意识,便是从远处传来的脚步声,以及行人焦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喂,120吗,这里发生了车祸……”

    “华清路立交,伤者两大一小,大人已经晕过去了,孩子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京医院,急诊手术室。

    “CPR!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离手!”

    “加除颤仪!”

    “再来一次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手术室中,医生护士忙的满头大汗,然而床头的心电监控仪在一阵波动之后,还是变成了一条直线,发出“滴”的一声长音。

    主刀医生抬头看了看电子显示屏,摇头说道:“病人抢救无效死亡,死亡时间,2018年9月21日22:48。”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推开手术室的门走出去,另一座手术室的门同时打开,两名主刀医生对视一眼,皆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西京快报21日讯,9月21日晚十点左右,华清路立交发生了一起车祸,车主夫妻二人皆抢救无效死亡,西京快报在此提醒大家,开车需谨慎,珍爱生命,切勿酒驾和疲劳驾驶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日,西京市部分市民在看早间新闻的时候,看到了这一则消息,却也只是在心里感叹一句,又是一个家庭的破碎,便继续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国,京师。

    正月初的天气还有些冷冽,几名青衫仕子站在船头,一人裹了裹身上的衣衫,不由叹道:“京师虽是天下仕子的神往之地,又哪里比得上江南的四季如春,这次科举要是中了,我还是希望能回江南任职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人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要回你回去,我可不想内衬整天都是湿漉漉的,每天和拳头大的蜚蠊打交道,京师冷是冷了点,但是温书也能提神……”

    他从怀里取出一本书,坐在船头看了起来,距离省试只有一个月,温书的时间对他们来说,已经非常紧迫了。

    虽说他们都是江南仕子中的翘楚,近乎不存在科举落榜的可能,但有谁不希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够一够最前面的那三个位置。

    那名感叹京师气候寒冷的年轻人,无奈的下了船头,来到船舱中,正要继续温书,目光瞥见坐在角落里的一道身影,有些担忧道:“唐鼎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那身影沉默了许久,才沙哑着嗓子说道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看了看他,见他没有什么大事的样子,便自顾自的看书了。

    虽然几人都来自江南,但唐鼎向来沉默寡言,不喜欢与人交谈,前两日不慎跌下楼来,昏迷了整整两天,连大夫都说他再也醒不过来了,可今日却忽然醒转,身体似乎没有什么异常,整个人却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。

    几名好友见状,担心他闷出病来,生拉硬拽的带他出来游湖,他倒是跟着他们,但从早上到现在,也只说了一句“没事”。

    船外船内,都传来朗朗的读书声,并未有人注意到,游船的角落里,一道身影面露迷茫,不住的低声喃喃道:“小妤,宁儿,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船外风声呜咽,像这样的小船并不少,再严寒的天气,也阻挡不住学子们的热情,相反,他们反倒将这湖上的寒冷,当成是了提神的助力。

    朗朗的读书声之间,间或夹杂着学子们的闲谈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今年的策论会考什么,陛下刚刚登基,据说很看重策论一科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没有人能摸透那些考官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无迹可寻,今年发生的大事屈指可数,只要将那几件大事能够引申出来的考题都列出来背熟了,总能撞上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据说梁国刚刚发生了叛乱,叛军已经攻占皇城,黔地与江南接壤,朝廷一定不会不防,你们说考官们会不会在这上面出题?”

    “听说今年的主考官是张大学士啊,他出的题向来不简单,这一届的学子要小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倒霉,我们怎么会遇到张大学士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足吧,不管考官是谁,至少同考中没有出现什么厉害人物,方家那少年天才你们知道吗,以他的年纪,三年后就能参加科举,谁要是和他同一年科考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方家那方哲,连国子监博士都承认学识不如他的天才?”

    “除了他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“万幸,若是他和我们一同科考,那可真是所有考生的灾难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学子们读书累了,便开始闲聊些八卦逸闻,某一刻,众人耳边忽然传来“噗通”的落水声,随后便是有人大声呼喊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有人落水了!”

    “救命,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湖心一处船上传来的大声呼救声音,立刻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,众人目光望过去,只见湖心某处有一层层的涟漪扩散开来,却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人命关天,江南学子少有不会水的,游船之上,当即便跳下去几道身影,不顾湖水的冰寒刺骨,向湖心处游去,不多时,就将一名溺水者拖到了岸上。

    几名救人的江南学子在寒风中冻的瑟瑟发抖,躺在地上的年轻人却已经面无血色,双眼紧闭,连呼吸和脉搏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不时的有游船靠岸,从船上下来的人们,看着那溺水而亡的年轻人,皆是不住的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,应该也是考生无疑,他本该有着似锦的前程,却将性命葬送在了这冰冷的湖水里。

    众人都哀叹之时,一道身影拨开人群挤进来,跪在那溺水之人的身前,一边叠起双手,按压那人的胸腹之处,一边捏着他的下巴,向他的嘴里吹气。

    围观众人见此,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他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救人吗?”

    “有这样救人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救人,光天化日,竟然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议论,那年轻人面色不变,周而复始,平静的继续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按压,某一刻,躺在地上的溺水学子,身体忽然一颤,从口中呕出大口的清水,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,但却比刚才一动不动的样子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居然真的救活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,简直是不可思议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哪,我今天竟然见识到了起死回生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的议论比刚才更加热烈,然而当他们想要问问那位救人的年轻人时,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京师主街,街边的面摊上。

    整整一日没有吃饭,早已饥肠辘辘的年轻人坐在长凳上,说道:“老板,一碗面。”

    面摊老板很快就端来了热气腾腾的一碗素面,唐鼎吃了两口,一人从街上走过来,走到他的身旁,躬身行了一礼,说道:“刚才多谢兄台搭救。”

    唐鼎抬头看了看,见刚才落水那人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,但显然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,便不再理会他,继续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有些尴尬的站在一边,用不太标准的汉话说道:“我叫阿瓦罕,来自西域,不知兄台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唐鼎只顾低头吃饭,像是身旁之人不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阿瓦罕表情更加尴尬,却还是露出和善的笑容,说道:“兄台救了我一命,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,尽管开口……”

    唐鼎道:“现在就有。”

    阿瓦罕脸上露出喜色,问道:“不知兄台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鼎吃完了面,站起身,看着那摊主,说道:“结账。”

    摊主笑呵呵的看着他,说道:“五文钱,谢谢公子。”

    唐鼎下意识的摸向衣襟下摆,没有摸到熟悉的口袋,他又在腰间和袖口摸了摸,还是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摊主虽然还是笑呵呵的看着他,但目光已经带着些许警惕了,身体也向外移动了一些,隐隐的拦住了唐鼎的去路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从旁走过来,在桌上放下几枚铜钱,说道:“兄台的这碗面,我请了。”

    摊主收下了铜钱,又变的喜笑颜开,阿瓦罕看着唐鼎,笑道:“一碗面而已,还请兄台不要拒绝。”

    唐鼎看了他一眼,重新在凳子上坐下,看着那摊主,说道:“再来一碗。”

    阿瓦罕笑着坐在了他的身边,看向摊主道:“两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来自西域小宛,兄台来自哪里?”

    “兄台来京,是来参加今年的科举吗?”

    “兄台住在哪里,不知可否相告,明日我好带上谢礼,登门拜谢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面摊之上,阿瓦罕滔滔不绝的说着,唐鼎始终一言不发,阿瓦罕正要转移话题,却见唐鼎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,目光怔怔的望着某个方向。

    他沿着唐鼎的视线望过去,看到前方不远处,几位年轻女子从胭脂铺中走出来,正在说笑着什么。

【番外】唐父[1/3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