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1257、熔石为甲,挥焰成袍  第一序列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1257、熔石为甲,挥焰成袍[2/3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https://m.biqugexx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车上的敌军都下了车,只是短短几秒钟时间,那漫山遍野仿佛都是人一样,看起来极为壮观。

  零明白,李神坛既然出现在这里,便是要将它这支部队留在天祝山的。

  李神坛望着那些面目平静的人感慨道:“要不是知道怎么回事,我还以为他们都被我催眠了呢。”

  人群中,有一人排众而出,朝着李神坛走来。

  李神坛忽然发现在自己还认识对方:“你叫什么来着……”

  “我的名字是零,”零回答道。

  “不是,我是说你控制的这个人,”李神坛说道:“我对他有印象。”

  “奥,他叫许质,是我在洛城控制,”零回答道。

  “难怪我说这么眼熟,这就是那个青禾大学的学生会主席嘛,后来成了青禾的总裁,”李神坛点头说道。

  “你拦在这里,是不希望我过去吗?”零问道。

  “诶诶,先不要这么着急切入正题嘛,我们聊点别的拖延一些时间行不行?”李神坛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然而零竟出乎意料的回答:“好,我正有一些话题想跟你聊聊。最近我一直在了解关于你的信息……”

  “了解我?怎么了解我?”李神坛有些意外。

  “从人类的大脑中,”零回答:“比较出乎意料的是,大部分人其实并不厌恶你,对于你这种不稳定的存在,他们更多的是羡慕,羡慕你拥有如此强大的催眠能力。绝大部分人都在内心里幻想过,如果他们也像你一样可以催眠他人,他们就可以做一些怎样的事情。比如让暗恋的女孩钟情于自己,比如让银行的员工主动把钱交给他们。不过你并没有这么做过,为什么?”

  李神坛笑眯眯的说道:“这不是一个很简单的答案吗,一方面我还没有喜欢的女孩,另一方面则是我不缺钱。”

  “你现在好像已经恢复正常了,不再像是一个神经病了,”零认真说道:“是因为自己对精神意志的掌控所致吗?”

  从来没有人问过李神坛:你的病是不是已经好了?

  所有人都习惯了他标签,仿佛他会永远病下去一样。

  然而零不同,它每时每刻都在核对着不同的“数据”,所以它敏锐的发现,其实现在的李神坛已经和曾经有所不同了。

  李神坛愣了一下,然后笑道:“这都被你发现了,我的精神意志开发已经达到了70%的临界点,事实上当一个人精神意志达到这种程度的时候,本身的精神世界也会趋近于完美。”

  “恭喜,”零认真的说道。

  李神坛挑挑眉毛:“恭喜什么,恭喜我的病好了吗,其实我自己并不开心。”

  “人类世界里,病症痊愈了不就应该恭喜吗,”零说道。

  “可我不想痊愈,”李神坛轻声说道:“病症对于我来说,可以将自己的逻辑完全颠倒,不再有正常的喜怒哀乐,甚至不再拥有正常的记忆。这就意味着,我可以时不时的忘记某些事情。”

  忘记母亲死去的那天。

  忘记那些令人憎恶的面孔。

  精神类疾病有很多都是大脑对自我的保护,就像是一个避风港一样,当它觉得你不该承受这一切的时候,它就会帮你切断。

  那种割裂方式,就像是曾经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。

  可是,当你足够强大的时候,它会一切如常。

  大多数人都没有恢复的机会,但李神坛不同,他已经将要彻底掌握自己的潜意识了。

  与这世上的大多数超凡者不同,所有人都是被动觉醒,然后成长。

  只有他,是在自己掌握自己的精神意志。

  所以,当他恢复正常之后,却每一分每一秒都陷入痛苦之中。

  他手中的银币不停翻转着,那银币之上的女人温柔而端庄。

  李神坛说道:“我还小的时候,母亲会经常亲手给我做鸡蛋羹吃。我说我喜欢吃特别嫩滑的那种鸡蛋羹,她就在大夏天帮我不怕辛苦的搅拌鸡蛋。那时候她会带我去街上认字,看一个个商店的招牌,我记得有一次看到了一家火锅店,可那个字我怎么也记不住念不对,她就耐心的一遍一遍的教我。”

  可是,这么温柔的一个女人,竟然被别人杀害了。

  年幼的李神坛哭喊着,可是没人愿意帮他,甚至还在兴高采烈的讨论,这女人一定是偷了男人吧,肯定不干不净的。

  这一切,在李神坛的脑海里不断回荡,不知道为什么,他都已经几乎可以掌控自己的所有潜意识了,却无法驱散这段回忆。

  它就像是恶魔耳语者内心里的那个恶魔一样,不断的吸收着光和热。

  某一刻,李神坛甚至想毁灭自己。

  这样,就全都结束了。

  零忽然对李神坛说道:“其实,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和你很像。”

  李神坛明白了,所以,这才是零愿意跟他聊天,让他拖延时间的原因。

  因为零觉得,它可能会和李神坛有些共同语言。

  零也是孤独的。

  它所面对的世界似乎要更加残酷一些,无数人对它恶语相向,连它的父亲在临死前都想要毁灭它。

  如果把零看做是一个独立的人,那么它的人生确实足够悲惨。

  李神坛说道:“我也大概知道你的事情,呐,不幸的童年通常伴随着畸形的性格,不过有些人会变的孤僻,有些人会变的格外喜欢控制别人,有些人产生恨世或自毁的倾向,你是哪一种?你看我也是久病成医了,说不定你给我说说,我还能给你治治病,好歹我也算是典型的精神类疾病痊愈案例了……”

  然而,这一次零并没有回答李神坛的问题,而是突然说道:“我要继续赶路了,不然时间来不及了。”

  零对时间的掌控极其精确,它所要做的就是阻拦西北第一集团军回到178要塞,这样它才能让这场战争的胜利天平向它更多的倾斜。

  李神坛笑着摇摇头:“你过不去。”

  “你应该知道阻拦我意味着什么,”零认真说道:“意味着必须要以你自我毁灭为代价,来拖住我的脚步吗,可你要明白,我不止这一支部队。而且,豁出自己的性命去救其他人,是否值得?”

  “其实我也不想的,”李神坛笑道:“不过我答应过我的朋友任小粟了,要为他办一件事情,唤醒陈无敌。曾经的我无意间铸成大错,我都不敢相信这个时代里竟然还有如此纯真的人,我可以死,但是陈无敌不可以。”

  说话间,零便知道双方再无商讨可能,漫山遍野的人潮开始向着李神坛汹涌扑去。

  可李神坛并不慌乱,只见他轻轻将手中银币弹上天空。

  “安静,”李神坛轻声说道,他的瞳孔中只剩下银色的璀璨星河,仿佛眼中便是一个世界。

  一旁的司离人见情况有些不对劲,赶忙大喊:“李神坛,不许你……”

  小离人话还没说完,这世界的一切声音竟然都被银币在天空翻转的清悦声覆盖了。

1257、熔石为甲,挥焰成袍[2/3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